漂洋過海再看蘇打綠

 

飛新加坡赴一場蘇打綠《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十週年演唱會之約,

這次是兩天一夜的行程,有小恩子相陪。
行程很hea,房間很幸運的被upgrade,
也做了半天的遊客。

小恩子的爸爸載我們去機場,aunty的紅頭髮和紅衣很喜氣洋洋哩。
早餐是在klia2吃Ficelle,不管是burger還是spaghetti都超級好吃。
很滿足的一頓早餐啊。
至於到了新加坡機場,為了等ruru,
我們從第一航廈走到第二航廈,
並在Paris Baguette吃了我們的下午茶。

我們訂的是Coziee Lodge旅舍的2個床位,(共63.98新幣)
去到本來要求下舖床,對方說我們在電郵里沒要求,未必可以。
後來她說床位已滿,upgrade我們去雙人房,讓我和小恩子暗爽。

我們的沙漠主題房間內有個很透明的浴室,
幸好可以拉布簾。哈哈。
舒服的睡了一個午覺後,我要求說一定要吃飽,
最後選了一家很典型的中國餐廳吃中國菜。呵。

在蘇打綠演唱會場蠻多東西玩的,
可以拿牌子拍照,可以化綠妝,
也可以在他們開唱地點的路牌拍照,
我們自己玩得很開心,也買了一個鎖匙圈做紀念。

進場了,新幣138的位置蠻不錯的。
這是我第一次在新加坡室內體育館看演唱會,感覺很棒。

我們跟蘇打綠一起喔喔。青峰雖感冒唱功仍贊,
並說了為什麼自己不愛過生日的理由。
玩滑板斷腿但仍不欺場的無敵小威。
不再被擺上台唱歌的家凱,開腔合唱的馨儀,
話蠻多的阿福,跳舞跳得很失控的阿龔。
15年前的故事以動畫形式娓娓道來。
青峰掛在空中以鋼琴彈唱的《天空》如此動人。
開黃腔後自己笑得唱不下去。
還學“姐姐”一樣的“拜託拜託”。

感恩我最愛的《這天》還是有唱,很多歌曲也被改編得很有新意。
我認得今年馬來西亞場的怪笑王,
點唱環節時的青峰獨特損人法也讓我爆笑連連。
他唱寫給楊丞琳的《下一個轉彎是你嗎》時也預告了他寫給莫文蔚的《看看》,
學粉絲講《他夏了夏天》的腔調也超好笑。
3個多小時。笑瘋並感動著。

完場後的地鐵站人滿為患很恐怖,於是我們到河堤邊小酌。
我喝的Black Rasberry Ale讓我微醉,
走過一條橋,坐凌晨2時的計程車。
就這樣橫跨踏入了大馬國慶。

第二天沒有行程,所以睡到自然醒,
搭地鐵去老巴剎之前先買“老曾記”填肚。

老巴剎是東南亞現存最大的維多利亞時期鑄鐵建築,
不僅建築非常有特色,用餐環境乾淨又明亮。
我們在老巴剎Share了下料很足的“小碗面”(其實一點也不小)再Share粿汁,
加上兩個飯後甜點,感覺有點over。

我們過後要步行至魚尾獅公園時有點“小迷路”,
不但把老巴剎再繞了一圈,最後還一路問人。

喜歡新加坡河邊風光,
除了拍盡仿如外星人停泊UFO造型的金沙酒店、摩天輪等。

也在魚尾獅公園玩得盡興。

買冰棒解暑,在橋邊坐了很久。

喜歡路邊的新加坡第一座懸索古橋:加文納橋 Cavenagh Bridge,這里也有很多有趣的雕塑哦。

因為舒服得想睡,所以我們決定提早到機場。

然後在機場看到Texas炸雞很想吃。結果就吃了。

謝謝小馬到機場接我們,過後的螃蟹餐很過癮很滿足,
真是吃飽喝足心靈又富足的兩天一夜之行啊。

墨爾本的過客們啊

 

我總是記取在每次旅程中跟我有交集的過客,也喜歡跟他們留影。

感覺上這次看到很多馬來西亞遊客,
應該是乘開齋節假期出外度假吧。
哪像我,是出發前要請假才發現,
原來我們回來那天是開齋節第二天啊!

我們要到City Garden Hotel時,
就遇到兩位馬來朋友,原來他們也住同一家飯店。
知道我們9天只玩墨爾本時還露出很驚訝的表情。
(是太多天了嗎?我覺得剛剛好啊。)

像我獨自流浪到了Brighton Beach,
就遇到3位馬來女生,要求她們為我拍照,還一起玩自拍。
那位沒包頭的女生聽到我跟她講馬來話時嚇了一跳,
原來她爸爸被派到這里公幹,家就在海灘附近,
感覺這樣的短暫交會也很不錯。

而在兩日團,因為世界杯餘溫還在,
所以知道有德國和哥倫比亞女生就對她們特有印象。
德國女生自己出來玩一個月,感覺很棒。

在台灣呆過10個月並會說華語的帥導演Andrew很棒,
他對我們的小O和小呆很IMPRESSED。
PY開玩笑說要把我的小O送他,我馬上說不要,
問題是,人家都沒有說要~。呵呵。
謝謝他介紹我們吃Marmite冰淇淋,(雖然口感有點難接受)
某個早上還為我的面包塗marmite醬。(他塗了一片再要塗第二片時我馬上喊停。呵)

在雨天野餐後要拍團體大合照,我對拿出自拍神器的新加坡情侶檔很驚嘆。(相片沒收到哦)
那三個中國女教師給我的感覺是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那對來探女兒的印尼夫婦雖然很富豪但無比親切,
在新加坡工作的印度夫妻在12 Apostles很富貴的坐了直升機,
太太說她最大心願是跟袋鼠有親密接觸,所以我在袋鼠園就一直掌鏡為他們拍照。
不過全程和我們有最多交集的還是怡保華裔夫婦,
除了一起早起去看日出,還一起去買鞋子。呵呵。

至於參加紅酒團,住在墨爾本的莎拉,生日禮物是到朋友送她紅酒團一日遊,
所以很會品酒的她每一站都買紅酒,應該是要回去開派對的說。
她很nice,會一直關心我和py愛喝什麼、又買了些什麼。
但他們買的是vintage紅酒,不像我那麼庸俗,愛的是Sparkling Shiraz。哈哈

帶隊的ron很專業,也很親切,
而那兩個來參加愛滋病研討會的專業人士感覺也很厲害,
所以在紅酒莊的午餐非常愉快。

我本來還奇怪為什麼澳洲人的英語都沒口音,
結果最後第二天參加雪山團,華人導遊ANDY一說THANKIU就很有澳洲口音了。

雪山團邂逅的一位在墨爾本定居27年的大馬老太太感覺很點難搞,
雖然很會投訴但其實我很佩服她的活力,
原來她冬天幾乎每星期都上雪山去看風景,
她說如果一家人去開車就值得,但一個人去就跟團比較便宜。
團里也有一家四口來滑雪的大馬華裔家庭,還有幾位大馬年輕朋友,
感覺就是大馬人無所不在的FU。

有趣的是,我們在雪山為了要拍雪人,巧遇的兩位西洋美女覺得雪人沒戴帽子色彩很單調,
很大方的出借冷帽,結果我們邀請她們一起入鏡,
感覺就是很繽紛的一張相片。

難忘的行程當然還有古董蒸汽小火車之行。
火車上的老爺爺帶孫女出遊,一路跟她說故事,感覺很溫馨。
他曾在新加坡呆過,所以對馬來西亞並不陌生。
同一列火車上,除了有大馬的印度旅客,也有華裔遊客,
我心想亞航真是造福人群,果真是人人都可以飛啊。

穿越過風景如畫的山嶺和幽谷,很享受這里的氛圍,
而我們後來要求跟穿火車制服的車長拍照,
看到他們兩老互相調侃的畫面也太有趣了。

真心喜歡這次的冬天墨爾本之旅。
有一個人的放空,兩個人的相處,也邂逅了一眾有趣的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