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香港看Running Man

 

 

前些日子一直在默默關注香港爭取真普選的局勢,
沒想到為Running Man,我竟“毛拉拉”在佔中時期飛香港一趙,
旋風27小時的行程,如此匆匆。
幸好,光洙的反串很好笑,也首睹了智孝的風采。

我在出發前就add了Bibi,Gergio和Meili,4人在apps討論得如火如荼。
因為年初才到香港公幹後延長逗留玩得愉快,所以我這次沒特別慾望。
Gergio要買H&M,Meili要去橡子共和國買龍貓,我則人云亦云,他們去哪兒我就去哪。

在klia上機,跟今天飛歐洲流浪的芊芊約在麥當勞匆匆一會。
她去20天,我則飛個2天,少一個O是怎樣啊?哈哈。

我和他們仨在機場閘口才“相認”,大家互通年齡,我是最資深的。呵。
司機在機場舉牌時是寫我的名字,說我們住的那一區今天才終於“清場”。
我們住海港城的Marco Polo飯店,在這里才終於跟新加坡公關相認。
我一身黃,被Timothy說我穿對了顏色。

一人一間房,行李很遲才送來。洗了個澡,才跟他們去H&M逛。
晚餐在La’Locanda吃意大利餐,不錯吃,
可是一個意大利海鮮面竟然要價208港幣。貴弊了。
Tiramisu好吃,他們問我味道如何,
我唯一想到的形容詞是:So RUM!

出發去亞洲國際博覽會,大家說起了飯店禁忌和鬼故事,
Timothy說得起勁,很怕獨睡的Minzi一直叫他不要說,
Bibi也分享了一個她覺得Not So Scary的鬼故事,
(在美國飯店拿SpiderMan的File在廁所對鏡自拍然後旁邊有小孩在笑),
可是我們聽了不約而同的對她說,Bibi,Scary Juga Lah。

終於到了。我們心想為什麼外面靜靜的沒有車龍很冷清,
但因為公共交通很方便,所以大家其實都已經在館里了。
我們一路看到各成員的站牌,但決定先走去很遠很遠的廁所後才來拍照。
現場有賣他們韓語名字的頭飾,但我卻無緣買到,可惜啊。

Race Start。先是合唱《來自星星的你》主題曲,再來問答環節,
然後玩遊戲,接下來就是演唱會時段。
這次終於聽懂了一些簡單的韓語,所以心想堅持學韓語是對的。

光洙的鋼琴自彈自唱蠻有fu的,
而他反串女生跟池石鎮表演Trouble Maker也很嫵媚,
絕對是當天最搶鏡。

而宋智孝安靜演唱《急診男女》插曲後,
轉換氣氛演唱Leessang的《關掉電視》high全場,
當然金鍾國和哈哈戴Gary面具出來串場也加分不少。哈哈。

唱家班的哈哈還有金鍾國的表演部分都很到味,
而金鍾國的上衣也難免被掀起秀下腹肌。

見面會過後,我們飯店附近沒有便利店,唯有去卓悅“亂買”一通。哈。
然後寫稿到凌晨3點鐘。

第二天的飯店自助早餐很豐盛,
我們過後一起去Donguri Republic (橡子共和國) 。
一到場就有大大隻龍貓迎接我們。
Meili還拿出她的書一起合照。

不過貓巴士已經被移走,換來的是魔女宅急便的場景。
Bibi和Meili都買了龍貓公仔,我則買了對我比較實用的保溫壺。

至於Georgie只看一會就開溜,跑去Zara看他的鞋子。
我因為電腦包壞了,跑去隔壁買SuperDry背包。

後來還和Bibi走去外面拍海景。
海港城現在有紐約藝術家KAWS的藝術展,
所以海港城外就放著他的全新雕塑Clean Slate。

告別他們,我獨行要去找惠康幫朋友買通心粉,
找不到,也覺得沒吃到小吃不過癮,結果就去7仔篤魚蛋喝奶茶。哈。

我們星期六下午1點半飛抵香港。星期日坐下午4點的班機飛離。
在機場的翠華吃“脆嘩奶油豬”喝“香檳奶茶”,再去奇華買點東西回去給同事吃,
哈芝節飛行。在機上吃咖哩雞飯配玄彬古裝電影《逆麟》。
草草結束我的香港27小時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