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 是李光洙啊

誰是李光洙?這位身高190分的“長頸鹿”,雖然在《Running Man》的“背叛者”行徑常讓人好氣又好笑,但他在“跑迷”心中絕對是親和力十足的“亞洲王子”。雖然他曾單獨來馬辦粉絲見面會,也曾為代言韓國品牌咖啡館來馬,但他一定沒想過,《Running Man》5子難得“合體”來馬,他竟是當中人氣最高的,也因此讓他在見面會上感動得跑下台,甚至脫序奔上場館“二樓”親近粉絲們。短短14分鐘的聯訪,他表示最難忘爸爸上《Running Man》的那集,還表示以後想演壞人。不過,他後來眼珠子一轉表示“如果可以,我想演很有錢的公子哥兒,被很多美女包圍。”說完後還得意的偷笑起來,還真逗啊!

■李光洙2008年拍攝廣告出道,2009年拍攝日日劇《穿透屋頂的High Kick》後開始為人熟悉,但直到他2010年參與綜藝節目《Running Man》後,才開始在亞洲建立知名度。問說《Running Man》怎樣改變了他?他表示“在這之前,我的粉絲不是很多,但參加這節目後,人氣簡直是激增啊!”

他更表示,在剛開始參演《Running Man》時,他一個成員都不認識。“但我們現在卻像一個大家庭一樣,感情很好,也常一起去海外很多地方拍攝,留下很美好的回憶。”

他曾到過這麼多國家拍攝甚至宣傳,不知哪一站讓他比較難忘?他的答案竟然是馬來西亞。當我們紛紛起哄說“不要騙!”他卻連聲說,“真的真的。我是真心的。”

他表示,比起上次單獨來馬,這次前來接《Running Man》機的粉絲人數多出3倍,讓他感受到大家的熱情。“他表示,“每次去不同國家,看到大家都這麼支持我們,我真的很感動啊!其實真的很難選,不過因為我人在大馬,所以我就說是你們吧!”

他重申自己很喜歡吃大馬的印度煎餅(Roti Canai),也遺憾表示3次來馬都是來去匆匆,沒機會好好觀光。“如果有機會來馬度假,我很想去黑風洞,感受不同的印度文化風情。當然,我也想試遍這里的道地美食,並騎腳車遊大馬。”
■李光洙在《沒關係,是愛情啊》中扮演患有抽動絮語綜合征的朴秀光,擺脫了在綜藝節目中淘氣的形象,演技獲好評並拿下“男子優秀獎”榮譽。雖然他演的都是男二號,但每部電視劇合作對象幾乎都是男神,包括《城市獵人》的李敏鎬、《善良的男人》的宋仲基,還有《沒關係,是愛情啊》的趙寅成,難怪他許願以後也想演高富帥。

說到他領取“男子優秀獎”榮譽,不知RM成員可有為他慶祝?“雖然沒有特地開慶祝會,但他們都有傳簡訊祝賀我,事後碰面時,他們還送紅酒給我作為賀禮。”

問他以後還想嘗試什麼角色?他毫不猶豫表示,“反派角色。因為我在現實中不可能大奸大惡,所以很想在戲劇中使壞,過個截然不同的壞蛋人生。”另外,他也很想演有錢公子哥兒,被很多美女包圍並為他爭風吃醋。

至於他怎樣在生活中取得平衡?他表示,除了拍 《Running Man》,他也有電視劇和電影拍攝行程,“我絲毫不覺壓力,反而對連接不斷的工作機會感到開心。如今,拍攝《Running Man》已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並很期待不同的嘉賓上節目跟我們擦出不同火花。”
■《Running Man》從2010年7月11日啟播以來,如今已拍攝200多集。而第165集“尋找神秘少女”特地去到李光洙家鄉南揚州,還找了他父親出鏡,他一見到爸爸還馬上投訴金鍾國表示,“爸,他就是整天欺負我的那個哥!”讓人哄堂。但他表示,他和金鍾國的“互黑”只是節目效果,兩人私下就如親兄弟一般,錄影外也常見面。

說到他拍攝以來最難忘的一集,他表示除了是自己獲勝的那幾集,也包括爸爸亮相的那一集,只因為他不知會去到爸爸的公司拍攝,也不知爸爸會出鏡。“那是我意想不到的感動,那時我們合拍了相片,那相片現在還掛在我家客廳呢!”他由衷表示,希望家人都為他感到驕傲。

說到不少粉絲從他身上得到啟發?他本身又怎樣充實自己?“很多前輩都給我很多支持和鼓勵,我從他們身上學習良多,也讓我想做得更好。

至於他在圈中的學習榜樣?他表示“ 真的很多。像《RM》主持群的哥哥們(劉在石、池錫辰、哈哈、金鍾國和姜Gary),都教了我很多待人處世的道理。如果可以,我希望以後能像劉在石一樣,當個很棒的爸爸和丈夫。”
■側記

訪問韓國藝人除了“語言障礙”,最讓人懊惱的還包括韓國經紀公司太嚴苛,除了問題設限多多,也一定要先過濾問題,像這次《星洲娛樂》傳了10道問題,結果只有4題“僥幸”過關。幸好李光洙非常親切,除了會主動向3位聯訪他的媒體諸一問好,還貼心把筆者的錄音器材拿過去放在他的沙發旁。同場的馬來媒體問他其中一道問題時,他通過翻譯仍“搞不懂”問題核心後,很“固執”的一再重問,搞清楚了再終於作答,足見他的認真。他後來更表示,“我真的很感激大馬粉絲對我的支持,但我不知該怎樣表達謝意,所以今天有機會跟你們做訪問,通過你們傳達,讓我很開心。”另外,雖然盯場公關“阻止”聯訪媒體事後跟光洙合照,但他卻代為“求情”表示“沒關係!”,並親自取過筆者的手機玩自拍。而馬來男記的身高跟他差一大截,他現場更“大劈腿”來遷就對方的高度,真是個“超級大暖男”啊!

 

賴雅妍 短髮 下一個轉彎

賴雅妍將在今年12月5日迎來她的“人生下半場”,她表示,“回顧我人生中的每個轉捩點,好像都和短髮有關”。她表示自己演戲10年,每5年剪一次短髮,仿如5年一個輪迴,也正好改變了她那陣子的工作和生活狀態。“若說我的人生上半場都一直拚命的衝,那人生下半場的我將放慢腳步,但我個性不變,雖然還是會往前衝,但卻會將速度變慢、幅度變大。”

賴雅妍表示,當九把刀要她為演出“阿不思”剪短髮時,她的壓力卻是“我從來沒剪過這麼短的頭髮!而且我之前代言的都是女性商品,萬一我以後沒工作,那怎麼辦?”九把刀知道她的不安全感,表示可以為她定裝,讓她戴假髮。“後來他找我談了其中一場戲後,我就決定剪了。”原來,當天九把刀說的是她在電影中長髮變短髮的那場戲,“那是小說里沒有的,但他覺得那場戲很重要。”

賴雅妍表示,“阿不思”不是《等一個人咖啡》最重要的角色,但在小說里的形象卻讓人非常深刻,“如果我剪了以後一點都不帥,那怎麼辦?其實,我對接受新角色並沒疑慮,我只是對這新的改變沒有安全感,或許,我要的就是有一個人看<7740>我說,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

她表示,當時為了“保密”自己的新造型,幾乎2個月都沒出門。“我剪髮前也只跟父母說,會為了新角色而剪髮。剪了以後,我戴帽子和口罩回家,把自己包起來。結果吃飯時,父母看到我的短髮都傻掉了。爸爸是裝堅強的說,‘嗯!很好看,很帥。’媽媽則是驚嚇到約10秒鐘都沒說話。”她笑說,那一整個晚上,她一邊吃,媽媽一邊唸說,“我真的沒辦法接受。”起碼說了一千遍!“我想,媽媽的打擊比我的沒安全感還大哩!”

賴雅妍將在今年12月5日迎來35歲生日,問她怎樣看自己的人生上半場和下半場?她表示,今年對她來說是很有趣的一年。“今年以前,我每天都在工作,一年都拍好幾部戲。但在今年,我為了‘阿不思’把自己藏起來,上半年就只有一部《等一個人咖啡》。而下半年的另一個角色,我也必須先保密,但那是我同樣很期待的角色。”

她表示,這樣的偶爾“停頓”是好事,可以讓她停下來思考未來的方向。“我以前一直在沖,看到還不錯的角色,就一直演。但我現在要換一種心情,精選接下來的工作。”她說,長髮太久,大量拍戲太久,“或者,在揮刀剪髮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改變。”

她指自己的人生上半場都在工作,連求學階段也在打工,“我沒辦法停下來,間中還去修了商業設計碩士學位。說上來,我人生的每個轉捩點都剛好剪了髮,而且都跟九把刀有關。我5年前剛決定要修碩士時,為了《光陰的故事》剪髮,也拍了九把刀人生第一部執導作品《愛到底》。這次的短髮,則是為了他監製的《等一個人咖啡》。”

賴雅妍表示,自己每年的工作規劃,都是一部電影、一部電視劇和一部舞台劇,一直都是多元化發展。“我不可能一直只拍電影,讓自己只在同一個區塊,偶爾也要回到真正的舞台上。這樣的一直變化,讓我保持對演藝的新鮮感和熱誠。”

她曾以《生命狂想曲》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和金鐘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也曾以《瑰寶1949》入圍金鐘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問她對獎項有什麼想法時?她表示,“當我沒想過及不在意的時候,反而入圍,但當我很在意時,入圍這事反而就會離開我。”

她表示,因為之前入圍過,所以大家問她可會期待獎項時?她都會告訴自己說,不要往那邊想。“我的想法其實很複雜,如果入圍了、得獎了,那當然是很大的肯定。但如果我真的得了獎,那我人生還期待什麼呢?有時,我甚至希望自己可以一直入圍,但先不要拿獎。這樣,才有一個目標讓我一直去努力和追求,也一直處在積極往前的狀態。”

賴雅妍曾在2004年出過一張專輯《Love》,這些年也一直為自己參演的電視原聲帶獻唱,甚至為歌曲填詞。她表示,“我非常愛唱歌,但可能我的歌聲不算有特色,所以10年前有機會發一張專輯已經很幸運。”

她表示,有機會在《深情密碼》、《轉角遇到愛》、《美味關係》、《星光下的童話》、《兩個爸爸》、《白袍下的高跟鞋》等電視原聲帶,用自己的角色發聲演唱,已是維持她某種夢想的呈獻。“為自己的角色填詞也很順理成章,因為沒人比我更了解那角色。”

她更指自己一直沒放棄過創作。“別人說,好好拍戲就好,為什麼一定要唱歌呢?但我就是沒辦法停下來。而且,年紀是有助於創作的,我以前填詞常會被退稿,但現在的我或許寫得出更深刻的內心感受,反而都沒被退稿了。”

問她可想借“阿不思”的高人氣順勢發片?“再出第二張專輯,是我目前最大的目標,我不敢保證今年會再發專輯,但這件事卻在醞釀中,而且被醞釀得很好。”

■側記

賴雅妍的“阿不思”短髮形象太帥,角色塑造太成功,不但成了“男神”,大家也“突然忘記”她長頭髮時到底長什麼樣子?戲里的“阿不思”都不笑,但戲外的賴雅妍卻很愛笑,笑起來時,連眼睛也是滿滿的笑意。她打趣笑說,現在都沒人支持她留回長髮,她再也“回不去了”。說到她的兩次短髮都和九把刀有關,她表示,“他每部電影都有個馬尾女神,偏偏我卻必須剪短髮。”旁人笑說,馬尾女神太多並不特別,她這“阿不思”才是獨一無二的。她卻小扁嘴“投訴”說,“其實我很羨慕別人綁馬尾,我也想感受那種走在路上被風吹起頭髮的感覺,但我如今連撥髮的權利都沒有。”那一刻的賴雅妍,很孩子氣,也很可愛,讓人無法把她和電影中的那股酷勁聯想起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