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馥甄:完整比完美更美好

 

 

Hebe田馥甄“單飛”後唱的歌都很文藝范兒,在我心中是個文藝女王,而她如今除了是新一代廣告女王,也因今年8登小巨蛋而被封為“小巨蛋女王”。她對此逗趣形容說,“小巨蛋就在我家旁邊,所以像是走進廚房的感覺。”單獨開唱可擔心冷場?她老神在在的說,“我不擔心,歌迷也不擔心。應該是媒體比較擔心吧!”出版3張個人專輯至今,她有個最深的領悟就是,“完整比完美更美好!”如今的Hebe田馥甄顯得自在,對“終身大事”不急,笑說尚在等緣份的自己“還是要幸福”,12月13日的《如果IF》大馬演唱會,她說自己雖忐忑但仍期待大家進入她的音樂世界。她準備好了,你們呢?

Hebe田馥甄從今年初過年特別節目、電台頒獎典禮,S.H.E演唱會、神魔之塔格鬥演唱會,到12月6及7日《如果》田馥甄演唱會,總共登上小巨蛋8次。說到2014年被封為小巨蛋女王的心情?她表示,“就平常心啊!沒想那麼多。”她表示,自己從家里開車15分鐘就可到小巨蛋,“那是很好的演出場合。這次是我一個人站上去,心情較為特別,也很忐忑,希望買票的人不會失望。”

問她的夢想是開場怎樣的個人演唱會?她表示一切以音樂為主軸。“就很接近自己的個性和感覺,把3張專輯的我濃縮成精華,在短短的時間里讓人感受我的感受。就像看書一樣,作者寫書時是在探索自己,而讀者閱讀的過程中也一樣在探索自己。我希望大家進入我的演唱會,更了解我的過程中也反思了自己。”

在S.H.E.安可場宣布她即將開個唱時,她一度語出驚人說:“對啊!超衰的!”是因為還沒準備好嗎?她急於澄清表示,“我不是沒準備好!而是當下她們一直拱我,然後全場歡呼,不但繞<7740>我一起跳,還把我抱起來,那一秒我很尷尬,所以才會口不擇言。”

她表示,能單獨站上小巨蛋開個人演唱會,讓她覺得自己很幸運。“事實上,我能在這圈子13年,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了。”

由於她在團體中較少發言,開個唱最擔心的會不會不是表演部份,而是講話可能冷場?她卻表示自己不擔心。“歌迷都了解我。我又不是脫口秀主持人,而是歌手。如果能說能唱當然加分,但如果我不能言擅道,也不會扣分。我不會勉強自己硬講,如說的不是自己心意的話,反而扣分吧!”

問她本身看過最棒的演唱會,她表示自己是以歌迷角度來評論,所以並不客觀。“我前兩年終於有機會看Radiohead演唱會,因為一直是他們的歌迷,所以現場看他們時就覺得很震撼。另外還有蘇打綠的演唱會,青峰妙語如珠,音樂性和娛樂性兼具,很棒啊!”

從《To HEBE》、《My Love》到《渺小》專輯,問她發3張個人專輯以來最大的改變,她表示因為都要一個人面對,所以自己會更細膩,也觀察到更多。“以前我們3個人(指S.H.E)都沒在管工作,因為我們沒把工作當事業經營。對我們來說,那是玩樂,就在笑鬧之間把工作完成。不過,個人專輯卻是我自己的訴求。”

她表示,由於要把內在的東西都掏出來整理,通過音樂和畫面去傳達,所以要花很多心思去思考工作上的選擇,也得善於跟製作人和工作人員溝通。“我覺得自己更具包容力,也會站在每人的不同立場去思考。”

她指剛“單飛”時,因為對自己沒信心,所以凡事追求完美。“那時的我不了解每個細節,也不知每崗位上的人都有自己的難處,懂得越多以後,我就越寬容。如一味要求完美而把大家苦苦相迫,那不是我要追求的。”

她表示,“完整比完美更美好。有時每位置的人都盡力了,氣氛是好的,那就皆大歡喜。即使沒有100分,但起碼大家舒服並有前進的動力。而我不是迫出100分以後,卻讓人受傷或不舒服。大家感情很好的往同一個方向一起走,對我比較重要和美好。”

由於她過去一年都跟Selina和Ella跑S.H.E巡演,習慣有姐妹作伴,現在又要開始一個人作戰,問她結束台北安可場巡演後可會不捨,希望3個人可以繼續一起工作?她表示,“會。我很不捨得。”

她表示,因為在舞台上,她們3人很有默契,也充滿笑鬧。“出國開唱時,我們3人在飛機上很多話聊,演唱會結束後在飯店也會一直談天。Selina和Ella如今各有家庭,我們平時其實較少聚會,巡演一結束,就表示私下連系的時間會變少,讓我覺得很可惜。”

至於她現在有什麼心事可會第一時間跟她們分享?“心事啊?我不會刻意去講,但碰到面時還是會說。但有些事過了就過了,現在也沒什麼可以影響我們,讓我們的情緒波動太大。”她表示,3人在一起就應該只談開心的事。“
工作和生活上的不如意,我當下就會自己排遣掉,跟她們的碰面,沒必要再複習難過。3人難得相聚的話,怎樣都要開開心心才對。”

她表示S.H.E演唱會結束至今尚沒時間放假,都忙於商演及籌備個人演唱會。“如果接下來有機會放假,我想好好的生活,去郊遊、爬山,跟家人住,一起買菜煮東西,還有帶狗散步。”她指自己2009年試過到歐洲玩足半個月,“但現在不可能去這麼久了,如果再有3個星期長假,我不會都花在旅行上,可能只去亞洲國家玩個5天,其他時間就用來陪家人,不然就看電影和運動吧!”


■側記

訪問過S.H.E.無數次,每次都嘻嘻哈哈,在一片笑鬧中開始和結束。這次難得有機會專訪Hebe田馥甄,心里竟然有些戰戰兢兢,畢竟,Hebe不笑時甚酷,在我心中更是S.H.E成員里最孤清冷傲的一個存在!問到她發了3張個人專輯後的最大改變,她先答“以前我們3個都沒在管工作”,筆者好奇挑眉才要插話,她馬上表示“我還沒講完哦!”哦!女王。是的!緊接問說她結束S.H.E巡演後得單獨站上小巨蛋的心情時,竟意外的緊張凸槌,幸好女王馬上安慰說,“你慢慢來!沒關係。”後來她省話答說,“會啊!我很捨不得。”話題竟就此打住。筆者才拋出疑惑眼神,她馬上醒目反映說,“好!要多講一點嘛。”話題才再繼續。Hebe來馬宣傳12月13日的演唱會,由於排的通告較少,只做一場公開見面會兼發佈會、各自接受一家電子和平面媒體專訪,樂得清閒的她笑呵呵表示,“這次的行程幾乎都在吃,我都不好意思了。”至於吃了什麼?她如數家珍表示,“有椰漿飯啦!蝦面、Roti Canai、肉骨茶、沙爹……,哇!我想吃的都吃了。”超滿足的明亮眼睛笑成月牙狀,還真甜入大家的心坎里去。

 

被嫌不夠喉‧Hebe笑斥大馬人不純樸

(吉隆坡14日訊)Hebe田馥甄首度以個人姿態在大馬開唱,大馬歌迷在《烏托邦》應援環節用手機亮起的“浩瀚星空”,讓她感動表示,“鐵漢也差點掉下眼淚”,白羊座的她還難得賣萌,撫弄頭上的“牡羊角”笑說,“只能這樣跟你們撒嬌一下囉!”而她在演唱會接近尾聲時問大家可都聽到自己想聽的歌曲,當台下歌迷喊“沒有”時,讓她佯怒表示,“我唱到肺快炸了你們竟然說沒有,馬來西亞人不是很純樸嗎?怎麼變這樣啊?”如此“上升的溫度”意外逗樂台下歌迷。

由銀河集團主辦、TuneTalk榮譽呈獻的Hebe田馥甄《如果I f》馬來西亞首場演唱會,Hebe以橫躺的姿態從冰山後升起演唱《渺小》,當冰塊裝“蛻變”成了空靈長裙,此時爆發的火山熔岩也仿如她隱藏的熱情。在“激光電音牆”後演唱《超級瑪莉》、《The Dog Days Are Over》等曲目後,她笑說自己帶領大家進入了吉隆坡最大的夜店,聽到台下不絕於耳的叫聲,她突如其來的用廣東話冒出一句“點解啊(為甚麼啊)?”更讓歌迷們不禁笑翻。

保赤子之心活出真我

在這概念式並以意境取勝的演唱會上,她指每個人都是一座離島,“我不擅長交際應酬,難得你們喜歡我這種不會說話的人,還對我大吼說,`你好可愛’,你們不覺得這樣很可怕嗎?呵呵。”這個晚上,她拿起吉他彈唱大馬創作人Aki黃淑惠所寫的《你快樂未必我快樂》,感性獻唱陳奕迅為女兒演唱的《BabySong》時也表示,“唱給你們心裡的那個小孩聽,希望大家都保有赤子之心,並盡力活出自己的樣子。”

稱一個人來更開心

Hebe擔心得罪S.E

在《烏托邦》的應援環節,Hebe笑說自己看到了全世界最美的星空。“以前都以S.H.E身份來這裡開唱,這次自己一個人來,感覺很奇妙,也更開心。”但她很快表示,“不能說更開心,這樣會得罪她們(指Selina和Ella)哩!”看到台下“求群魔亂舞”的舉牌,她吐槽表示,“我一個人怎樣亂舞啊?”在晚上10時40分,她表示要演唱最後一首歌曲時,台下歌迷慘叫表示“不要”。她俏皮表示,“是號稱最後一首歌曲啦!”結果她在安哥部份再唱4首歌曲,把《To Hebe》的Chorus部份交給觀眾們大合唱,仿如印證了歌迷對她“不只是偶像崇拜,愛,真相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