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悉尼的一趙太空之旅也邂逅了Vivid Sydney

今年的第一次公幹(恐怕也是唯一一次),地點竟然是我久違的悉尼,
四天三夜的行程太趕於是我決定Extend兩天,
沒想到另一部電影Set Visit的安排,採訪行程平白多出一天,
雖然我虧了其中一天已預定兩晚的飯店錢,但能多住一晚豪華酒店,
我想我還是有賺吧!(請允許我這麼阿Q。)

原本設想這是次孤單的採訪之旅,
但謝謝星報的Sharmila肯陪我玩,
Media Prima的Bob也超搞笑。
然後圓桌訪問的我們四(另3是紐西蘭、新加坡和台灣記者)也合作愉快,
加上我有機會跟Jeff Goldblum合照,
而且這次還剛好遇上Vivid Sydney(燈光藝術節),
更有我的Uber初體驗,所以真是有趣又難忘的說。

■第一天,悉尼,電影首映

在夜間獨自飛行,飛到時已是早上。
HITZ FM的Arnold坐我旁邊,
但我懶得“應酬”,飛到悉尼了才跟他“相認”。

後來我覺得自己很blur,先是在吉隆坡check in luggage時忘拿自己的護照,
到了悉尼機場竟然還拿錯別人的行李(同樣是紫色大行李),
後來發現了趕快倒回去機場,機場職員扣留我的護照放行,
我默默的把它放回Luggage Belt然後拿了自己的行李靜靜的離開。呵。
(事後回想覺得其實還蠻驚嚇的有沒有。)

好吧。這時才見齊所有的大馬媒體,因為時間太早沒得Check In飯店,
所以在lounge那邊吃scone,過後四人決定去只有周末才開的The Rocks Market亂逛,
然後吃了熱騰騰的JAGUNG。(放辣椒粉的哦,哈哈。)

我們以地標Sydney Opera House和Harbour Bridge為背景,拍得不亦樂乎,
回到飯店小睡一下,準備看晚上的首映禮。
因為太累,中間還小睡了一下下。

■第二天,訪問,Pancake On The Rocks,Vivid Sydney

今天的行程有點趕,是因為早上走去另一酒店訪了Jeff Goldblum和導演後,
先得回去趕稿傳回大馬,充饑後又得再訪Liam Hemsworth,晚上再多寫一篇稿。

才發現原來Jeff有194公分這麼高。
我從《Jurassic Park》開始看他被恐龍追,這次他跟20年前一樣繼續打外星人,
結果問他比較想打外星人還是恐龍。
本來圓桌訪問嚴禁合照,但我問了,他OK。公關要擋也擋不住。

因為楊穎的戲不怎麼樣,本來還猶豫要不要問有關她的問題,
但如果我不問就真的沒人會問。(因為沒有人會關心,所以最後我還是問了。)
訪問雷神弟前一再嚴格提醒不能問緋聞題,不能合照。
不好意思,我對他半點興趣也沒有。

訪問結束,Sharmila陪我一起去吃Pancake On the Rocks,
然後我們瑟縮在冬天寒冷的風中,目不轉睛的看Vivid Sydney。
回到飯店叫海鮮宵夜,天啊那生蠔也太新鮮好吃了吧。

 

■第三天,Outlet

這天沒工作在身,我和Sharmila決定一起去Birkenhead Outlet,
她很好,為我在手機里設Uber,
因為我第一次用這新手機出國,
買了當地的sim卡不適用,她也代我搞定買一日網絡的事宜。
因為我是初用者,結果折扣20澳元,全程只需付2.25澳元,便宜到笑。

一到步就幫老師買絕對乾燥背包,
然後我買了Lorna Jane運動型內衣,還有高筒鞋。(我的衣服和店里的袋子撞色,老板娘覺得有趣叫我拍下如此相片。

午餐是好吃的海鮮飯配西澳特產的Yellowglen Pink Sparkling Wine,感覺微熏。

喜歡餐廳外的木質裝置。

外面的遊艇區,感覺非富即貴。讓我想起了法國康城。


才發現原來這里的德士司機有在不爽uber。而這裡的uber幾乎都駕volkswagen哦。
回程司機跟waze轉錯路,然後上了Harbour Bridge。
平時都遠眺Harbour Bridge,第一次行駛其中,感覺有趣。

 

■第四天,獨自行走。太空之行

趁上半天有時間就自己出走尋找小灰大力推薦的Black Star Pastry。
結果搭地鐵去到Town Hall站找到Kinokuniya卻發現這書店今。天。竟。然。給。我。關。門做stock check。(已哭)。

陽光正好。喜歡現代藝術館。

太陽公主號停泊港灣也形成迷人景象。

喜歡這里的滿滿秋意。

也邂逅悉尼塔; (要拍跟悉尼塔的合照也歷經波折重重。)

3pm要集合開工,才發現Sharmila很擔心我早上的獨自出遊,感覺窩心。

這次的開工要完全沒收手機,我們看了電影怎樣造外星人模型、太空衣裝備,
有趣的是去到太空站場景,不小心訪到導演和女主角。
以為終於可以收工結果又被叫去看展示室。
已快渴死的我用馬來語向Bob小抱怨(因為那邊沒有人會聽馬來語,哇卡卡。)
別人饒有興味的在看相片,腳快斷掉的我和Bob的屁股貼在椅子上不甘願起來,
熱情的接待人員問我們還需要些什麼嗎然後Bob說:Can I Have An Alien?(哈。)

我們四終於拿回自己的手機後就合照留念拍下疲憊樣子。
晚上9時和Sharmila去36樓用餐紀念我們在香格里拉酒店的最後一夜。

■第五天,Bondi Beach,Fish Market

今天自己extend跑去住韓國人經營的民宿Sydney Darling Harbour Hotel。
小講了一下韓語,讓老板很訝異。

因為不想浪費時間一直轉車,結果坐韓籍朋友的車去Bondi Beach,


吃了小灰大力推薦的gelato我的天啊salty coconut mango salsa和pistachio口味真是太棒了。


坐在海邊寫明信片,然後玩自拍。

這里的壁畫都很讚的說。

 

過後去Fish Market對住日落吃了King Crab感覺好幸福。
只是悉尼的冬天5pm就天黑感覺很虧。
走去Darling Harbour瞎逛,再去買了姐姐要的蜂膠,
明天就飛回大馬面對現實咯。

■第六天,告別冬天悉尼

在機場才寄明信片,並以自己前年在墨爾本旅行就很愛的Pie Face。告別冬天的悉尼。
回到一座溫差20度的城市,結果大馬竟然剛下完傾盆大雨伴隨著冰雹。
晚上去朋友家吃酸辣菜,說著旅程中的點滴。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