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張明信片給自己

接到新加坡早報邀稿的電話時,馬上說好。稿件刊登于2月2日年初六,特以此紀念。(稿費是新幣耶。哈哈)

寄張明信片給自己

圖文/謝麗芬
關於作者/馬來西亞記者,從23個國家寄明信片給自己,出版旅遊書。

旅行的時候,有的人習慣買鎖匙圈,有的人愛買冰箱磁鐵。而我,習慣為自己寄一張明信片。于是,選購明信片、找間咖啡館喝下午茶寫明信片、尋訪郵局,就成了我旅途中獨有的風景。

你多久沒提筆寫信?甚至是跟自己對話呢?

在這電子時代,很多人,或者已不習慣書寫。但是,我依然相信手寫的溫度,還有明信片握在手里的那種質感。

1998年,我到東京採訪王菲記者會,走在東京街頭,剛好有人免費派送精靈寶可夢(Pokemon)明信片,我說,就把心情紀錄起來,寄給自己吧。一星期後,寶可夢“躺”在我家信箱,收到的當下,只覺得我的心情也如它的黃色軀體一樣溫暖。從此,開啟我寄明信片給自己的不歸路。

我,不曾為了旅行而辭職。

因為公幹,讓我去到很多很遠的地方。而公幹的行程,只要懂得寓工作於娛樂,也是一次次賺來的旅程。於是,我走在異國街頭時,往往會找張明信片,記錄當下的心情。

明信片成了旅途記憶

父親在2007年離開,我沉浸在悲傷里很久很久,後來,跟朋友去了一趟柬埔寨,天地之大,讓我的心緒漸漸開闊。再後來,毅然策劃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歐洲自助旅行。那年的意大利和捷克之行,在威尼斯迷路也是浪漫的事,我把鼻血濺在羅馬街頭,在布拉格被偷包包而必須到語言不通的警局報案,在Cesky Krumlov吃波希米亞傳統大餐過了一個看不到月亮、也沒有月餅的中秋節,更到維也納狠狠的睡了一覺。

旅行時為自己寄張明信片,這些寫在明信片上的字句,飛越了半個地球,躲在我的信箱里,成了我值得回憶一生的記憶。

很多時候,明信片也是我紀錄當地的一種方式,彌補了當時的一些小缺憾。

在澳洲的Philip Island看Penguin Parade時,為了保護神仙企鵝的眼睛,我們都乖乖的聽從指示,不拍照。所以,企鵝走上岸的壯觀場面明信片,就成了我的首選。

在春天到訪韓國的小法國村看小王子,我會心想,沒看過白雪紛飛的小法國村,好不好就選張雪景的給自己呢?結果就真的選了一張跟當時情景不符的雪景明信片。

寫下旅程總結

在意大利的San Gimignano因為沒看到向日葵花田,所以就理所當然的選了一張向日葵的明信片給自己。

因為常寄明信片給自己,所以也會追求一些之最。譬如,在瑞士的少女峰寫明信片時,就會煞有其事的寫說,我在Top Of The Europe寫下這張明信片。

在希臘聖托里尼島寫明信片時,則會故作浪漫的寫說,“我在藍白相間的風景畫里為你寫一張明信片。”

和友人快樂的出遊,往往玩得快活,沈澱思考的時間不多,但寫明信片的當兒,卻會為整個旅程寫下總結,也是我跟自己對話的最佳時刻。

有些時光,我回不去,但憑借在明信片為自己寫下的一些話語,思緬了當時的自己,這不是很好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