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南,給好望角的情書

本來以為我2018年第一飛會發生在5月底的自我犒賞之旅,
轉眼卻迎來這次旋風56小時的公干機會。
他們說3天2夜很趕沒錯可是我還是很開心自己到過了非洲之南。
(因為509大選凍結假期所以不能extend)

飛了18個小時,飛抵秋天的南非。
這是我到過最南的地方嗎?
去年到了地球之北(在北極圈里的挪威和芬蘭),
這次到了世界之南,感覺還是蠻神奇的。

去的時候Cape Town正面臨缺水危機,還說4月22日是他們的臨界日(Day Zero),水龍頭快要流不出一滴水。
我到的第2天(18日)下了一場很大的雨,
載我們去片場探班的司機很開心的說,“開普敦很久沒下雨了。這是一場久違的好雨”。
我19日參加一日團時,司機爺爺說其實缺水危機沒有報道所說的那麼嚴重,
而且他們有實施配水計劃,希望大家放心到南非去玩樂。

●第一天:桌山,Bo Kaap

我在4月16日夜間飛行,在Dubai轉機,飛抵時是17日中午。
我和馬來報記者住的是5星級飯店Cape Grace Hotel & Spa,
在Cape Town最熱鬧的V&A Waterfront碼頭區中心地帶,
可看到桌山(Table Mountain)和碼頭全景。

梳洗掉我飛行超過20小時的疲憊后,就叫酒店幫我叫unicab去桌山,也通過他們為我訂纜車票。(天氣不好是不能上桌山的哦。)

桌山(Table Mountain)因為頂部平坦被譽為上帝的餐桌,
坐纜車上海拔1067的山頂。來回纜車票要277南非錢(約81令吉)。

桌山2012年被選為新世界7大自然奇景。

這是可360度旋轉的纜車。5分鐘就可上到山頂。
纜車垂直陡峭地上升,纜車地板還會360度旋轉,讓人完全感受到桌山的峭壁絕崖,
全世界目前可以360度旋轉的纜車只有三個,
另外二個分別是美國加州的棕櫚泉,以及瑞士的鐵力士山纜車。

我在capetown桌山才吃了我在南非的第一餐。

muffin和cappuccino。52南非錢,相等于15令吉。

岩蹄兔Rock Hyrax出沒。樣子很像老鼠有沒有。

山上可以看到獅頭山,曼德拉被關了18年的羅本島,還有2012世足體育館。

而我喜歡這里的陽光。

我這天遇到的司機是已移居當地第五代的馬來爺爺Mohammad Simon,
去桌山的一路上,他不放心我一個小妮子而而諸多提點,
後來我預約他在我下山后,再載我去色彩繽紛的馬來區Bo Kaap,
他還在Bo Kaap為這次失魂忘帶小O和自拍棍的我拍了不少照片。

18世紀很多馬來人被荷屬東印度公司賣到南非,在種族隔離時期不能放門牌,
只能用色彩來區分房屋,形成bo kaap的特色。

竟然看到roti字眼,很親切。

這裡的Stop路牌有顆愛心,

也有南非第一座清真寺。

如今Capetown有6座清真寺。我經過的這間建於1850年,再於1932年擴建。
只是它的造型不太清真,甚至有朋友問說,是教堂改建的嗎?呵呵。

我在天黑前回到飯店,吃魚喝南非白酒,再為明天的探班做準備。

●第二天:探班,南非午餐,探班,海鮮晚餐

探班的過程有點漫長,我們這團記者都在比誰飛得比較累。
印尼女記者在新加坡和Johannesburg轉機。越南男記者在新加坡轉機再直飛Capetown。
紐約HBO公關則是在Amsterdam轉的機。

我們的南非午餐很烏龍很搞笑,(大家不小心叫了很多salad。我的湯也很Green。)
So Much Food然後Hard To Describe。

他們說南非的海鮮好吃又便宜,采訪結束後謝謝公關作東,
讓我們在Camps Bay的Codfather Seafood n Sushi bar和導演吃了一頓豐富海鮮晚餐,
才發現這裡的Crayfish比Lobster更好吃。

●第三天:Cape Point看好望角,Boulders Beach看企鵝,諾貝爾廣場

馬來同行坐19日下午1時的班機回馬,想多看一眼南非的我要求改坐夜機,
早上自己報了一個Cape Point和Boulders Beach看非洲企鵝的半日團,
由於只有我一個人成行,於是非洲爺爺Gavin Louw變相成了我的私人導游。

非洲爺爺Gavin退休後希望讓世人知道他家鄉之美而當起了導游,
知道我喜歡為自己寄明信片而在Cape Point為我找來印章,沿途除了說很多小故事,
還因為一路上沒讓我看到Baboons(狒狒)而耿耿於懷。可是我說我只要看到非洲企鵝就很開心了啊。

傳說中基督12聖徒被Capes Bay的美麗景色吸引,幻化成我身後的12座山峰。

場景轉換到環抱Hout Bay而行,一邊是山一邊是海的公路。

這裡每年都舉行南非雙洋Two Oceans超級馬拉松和夏日騎行,甚至被為世上最美的馬拉松,
事實上,我在一路上就一直看到很多人跑步和騎自行車。

是的。我們去好望角國家公園。

先坐flying Dutchman纜車上去Cape Point看燈塔。包場的我要求和工作人員拍照

燈塔永遠是我的最愛。建於1857年。238米高。
但因為如果大霧就會看不到,所以如今已被棄用。
新的白色燈塔反而建在半山。

我喜歡在這Cape Point開普角看風景。

開普角。燈塔與我。

好望角其實不是非洲大陸最南。但大家都會來排隊跟這牌拍照。

這里更是南大西洋與印度洋的交彙處。

然後又去南非Simon Town的Boulders beach看企鵝。

這里的企鵝品種跟墨爾本Philippe Island看的神仙企鵝品種不一樣,可以拍照。

非洲爺爺Gavin說很多日本人來到南非都會特地叫Crayfish來吃。
於是我在釣魚鎮Fish Hoek又多吃了一餐Crayfish。

回到我住的Waterfront寄明信片再尋找諾貝爾廣場,
身後的這4位非洲名人都得過諾貝爾和平獎喔。最右是曼德拉。

回到飯店還可以訂Shower Room洗澡才去機場。
因為遇上南非全國公交大罷工,所以決定提早到機場。
(公交司機要求每個月8000蘭特的最低工資,
但雇主只願維持每個月6070的薪金。於是全國性罷工在18日展開。)

在機場沒看到Nando’s,所以吃了KFC。

在漫長的機程看好電影是最大享受,其中7部大馬沒上而有2部是上映時錯過。

Loving Vincent像是尋找梵谷死因的油畫集。
Phantom Thread那吊詭的愛情很打動我心。
I, Tonya很狠很wow。
看了古天樂封帝的《貪狼》。
Get Out最讓我心寒的是女佣的笑容。
話說The Disaster Artist也太神太精采了吧。
終於看了韓片A Taxi Driver也哭了一把。
玄彬在《騙子》裡就是帥。
李鐘碩則在《V.I.P裡》變大反派然後我再被張東健吸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