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圓我的金馬影展夢

2015年從釜山影展回來后,也想圓個踩上台灣金馬影展的人生清單。
結果2016年出書忙分享會根本沒假可請,2017年底則到北歐一圓看極光的奢侈之夢,
踏上金馬影展的夢想於是華麗麗的順延到2018年。
想說今年由李安首任金馬主席,入圍者的出席率高達90%,
又有機會親睹張藝謀、鄧超、孫儷、胡歌等人,這次影展註定精彩。
沒想到後來一些“台獨、中國台灣、兩岸一家親”的言論讓晚會蒙上政治色彩,
中國影人紛紛取消慶功宴,要不就讓台灣媒體吃閉門羹,
李安盡管疲憊卻一一跑盡各慶功宴也不迴避任何提問,讓人心疼之際也不由再生敬佩。
原來我只有3次買機票飛台灣的紀錄。(不計一籮子的台灣公幹行程)
第一次是去參加LY的台大畢業典禮,然後參加家長團的環島旅行。
第二次是去參加小恩子的逢甲大學畢業典禮,中南部趴趴走買得盡興吃得開心。
第三次也有個堂皇的理由,就是為了金馬影展而去,但抽出3天時間來個花東之旅。
(富里,關山,池上的3日休閒曬傷遊會另外寫一篇)。
前一晚買票(佛心價99令吉)支持看光良《今晚我不孤獨》11月10日演唱會,
雖然不用寫稿但也不知道自己在摸些什麼,最后只睡兩個小時。
(3年前採訪《回憶里的瘋狂》演唱會和慶功宴,也是只睡2小時就飛香港採訪。)
而這次有幸和光良、其經紀人勝民在台北碰面約喝茶也是有趣。
我說我是跟小馬尾巴去金馬影展的,這次還多了Janice同行。
有時三人行,有時兩人混,但偶爾有個人行程時也有種和自己獨處的放空感,覺得讚。
●第一天11/11/2018 抵步 米勒風尚行旅 鼎王 三重奏
我飛行的那天,剛好也登了我的金馬整理報道。
馬航班機沒有什麼有趣的電影,加上我們三人分開坐,
於是我昏睡了一下才看我之前在電影院錯過的《蟻人和黃蜂女》。
因為之前的悠遊卡不知道流浪去了哪里,
所以找出2012年在高雄買的五月天限量卡,讓珍藏的它出來見人啦。
小馬住朋友家,我和Janice則住米勒風尚行旅,就西門町6號出口,靠近紅樓。
我和Janice先坐機鐵到台北車站,吃了一個關東煮后才搭去西門町。
我們去拿《你好之華》的票,退了《翠絲》的,再興奮的跟金馬獎座拍照。
施施然陪Janice去7-11拿她之前郵購寄至的包裹,我才坐捷運去松江南京站。

晚餐吃的是我超級想念的鼎王麻辣鍋,出席的有阿松、豪哥和廖克發夫婦。
大家說很好吃的鴨血我硬著頭皮吃了,然後也沒多喜歡。
聊電影總是有趣,而紀錄片背後又讓我多了更多的感嘆和辛酸。
下一局是去三重奏喝調酒,伯爵茶酒的酒精濃度,嗯,不輕 。
我們從6人到4人的夜宴,從松江南京站走到忠孝新生站。
我對金瓶梅和手榴彈的調酒好奇,卻依然是喂金魚的酒量。
●第2至第4天 12-14/11/2018 富里、關山、池上(另寫一篇)
●第5天 15/11/2018 紅樓VR記者會,金馬創投,桃群大馬幫晚餐,喝茶
忙碌充實的一天。先是去拿我的金馬採訪證,
然後就去吃阿宗面線,買繼光香香雞和喝苦瓜檸檬汁,
再以VR記者會開啟我這次的金馬采訪行程。
李安、侯孝賢等大咖都有出席VR記者會,
我們的焦點當然是放在陳勝吉的作品《蝴蝶之夢》。
陳俐杏得體,蔡寶珠有份量,高聖有些緊張,葉清方則缺席,
然後拍下了一張紀念的大合照。
我們先去喝個下午茶,打VR記者會的稿,
再去臺北文創會所14樓(信義區菸廠路88號)準備採訪金馬創投。
大馬幫在異地相遇碰面特別有意思,張吉安《南巫》和Teddy陳立謙的《Miss Andy》都得獎,
於是我們興奮的趕稿,晚上的創投大馬幫飯局頓成慶功宴。
(評審之一舒淇真美,難怪Teddy也說他present時半秒失神。
還有這次的製片之一林心如,我也是第一次看本人啊。)
因為在池上曬很大,所以一直被嘲“小芬子不要再喝了”。(ps我只是曬傷我沒有喝醉)
召集人偉智因日本的班機delay被逼放飛機覺得搞笑,
這在桃群吃客家菜的飯局,有新朋友也有老朋友,大家各有各聊,很是精彩,
最后是爵西的電影監製羅德明請的客,不好意思但也很謝謝。
斯恆和吉安等人去酒會,tk和倩妏趕去看電影,一些創投幫累得只想補眠,我們仨也有下一攤約會。
是的,看完少爺演唱會就飛,沒想到有緣在台灣約喝茶。
我們聊著默迪卡體育場露天演唱會的種種,有種意猶未盡的心情,
結果整晚忘記拍合照,最後是在告別的車上想起這「未完成」,於是瘋狂又傻傻的在捷運站前完成這項舉動。
●第6天 16/11/2018 九月咖啡館,金馬新導演論壇,你好之華,入圍酒會
出席金馬55新導演論壇前先去忠孝敦化站的九月咖啡館午餐。
聽奶茶分享時會想起看《後來的我們》的溫暖。
慶幸爸爸田壯壯的戲份仍保留,因為那是電影里最觸動我的地方。(劉若英說當女導演會讓人瞬間老10歲。)
雖然要明天早上才會買票看《誰先愛上他的》,但我特別喜歡徐譽庭和許智棠這對導演組合現場的火花。
(徐譽庭說人生沒有白走的路。許智棠毫不掩飾自己對李安的喜愛也很有喜感。 )
《大象席地而坐》的導演胡波自殺身亡讓人唏噓,《暴雪將至》導演董越則說自己和段奕宏是兩個孤獨的人走到了一起。
在看電影《你好,之華》之前和Joanne匆匆碰面,也終於見到了偉智同學。
岩井俊二導演的這部電影不是中年版《情書》,電影裏很渣的胡歌,晚上出席入圍酒會時非常的帥。
電影裏既演周迅少女版又演她女兒的張子楓,演技在線人也可愛,
還說約了「哥」彭昱暢一起去夜市吃小吃。
話說入圍酒會的便當不錯吃,(我們明明沒很遲但僅剩的位子是在一群攝影機后面。)
第一次看到張藝謀、鄧超和孫儷本人,好喜歡他們啊。(只可惜沒搶到《影》的電影票。)
●第7天 17/11/2018 誰先愛上他的,美觀園,金馬影展
今日行程簡單。去便利店吃個杯面當早餐,買票看電影《誰先愛上他的》,
這是一部討喜但也讓人心碎的電影,邱澤玩世不恭背後的深情,謝盈萱潑辣背後的傷痛,
看電影時會想像導演徐譽庭和許智彥在分享會上的點滴,覺得電影的活潑感很有許智彥的style。
也因為知道電影的好及其背後典故,
所以晚上拿最佳剪輯,最佳電影歌曲和最佳女主角時我都大力給它鼓掌下去。
(所以我明年三訪bali島要唱電影主題曲《峇厘島》嗎?)
在雨中逛西門町,再去吃70年日本料理店「美觀園」,滿口的好滋味。
(我叫四色蓋飯,海膽初體驗,那個鮭魚卵也太好吃了吧。)
我的台灣金馬獎初體驗,只能說紅毯和後台人生很寫實啊。
在紅毯站得好累,劉德華自拍的大合照看不到我。(哭哭)
而我在後台坐的是樓梯位,但幸好有小馬陪聊天所以一點都不孤單。

以《翠絲》一最佳男配角的袁富華用粵語致謝很感動。
雷震卿以《誰先愛上他的》拿最佳剪輯我好開心啊。(因為聽說電影初剪是個大災難)。
《幸福路上》拿最佳動畫長片我也特別開心。
還有穿丁字褲走紅地毯的達悟族童星鐘家駿,拿最佳新演員時也很討喜可愛,在後台表示自己忘記謝謝全蘭嶼的人。
《大象席地而坐》先得最佳改編劇本,後來再摘最佳電影也讓人激動握拳。
這是自殺身亡的胡波第一部也是最後一部電影啊。(已買書《大裂》)。

其實在後台,因為有人接受採訪時轉播的電視熒幕就會關聲音,
所以最佳紀錄片得主在台上的發言我們是沒聽到的,
所以《老獸》涂們頒獎時一說中國台灣,兩岸一家親時,我還心想這也太令人感冒了,
沒想到之前已有一些言論在悄悄發酵,爾后也出現鞏俐獨留李安上台頒獎的尷尬場面。
還有《我不是藥神》徐琤在等《誰先愛上他的》謝盈萱拍金馬男女主角的大合照時,
影后不知被cue去哪里,讓攝影大哥現場發飆的場面也是挺嚇人的。
而典禮結束后回去刷網,看到後來的演變只默默心痛典禮的變質還有金馬主席李安很多秒。
●第8天 18/11/2018 一屍到底,草間彌生,幾米展,幸福城市,翠絲
我好喜歡自己這一天的行程,四部電影一個展覽或許有點拼,但真的好充實好滿足啊。
(我想我只是把看電影的場景換來了台北。)
在國賓影城先是看創造今年日本電影票房奇蹟的《一屍到底》,
電影前後的反差讓我腦洞大開嘻哈絕倒,笑慘但又覺得特別有意思,
然後在Janice去遊行時我又獨看了草間彌生紀錄片。
(懶得走遠,早餐和午餐我都在附近吃快餐。)
看紀錄片「草間彌生:無限」怎樣把我知道的事實化為影像。
見草間彌生把創傷化為充沛的創作力。那麼的離經叛道那麼的傳奇。
而我佩服這位89歲日本老奶奶的頑強生命力。
生命沒什麼過不去的。感概一切早逝的生命。(是的我在說《大象席地而坐的》導演胡波)
(今年去了日本直島拍南瓜有機會我想去草間彌生的故鄉松本看看。)
我喜歡一個人看展的感覺,可以慢慢沈澱和思考。
在誠品信義看幾米《我的世界都是你》20週年原畫展。
載露自《故事團團轉》,
人生是巨大的謎語。
因此我也不敢輕易給出謎語的解答,
因為我也在謎語中。
載露自《藍石頭》,
我一開始想要畫一顆無情的石頭,經過了3年,最後卻畫出了一顆深情的石頭。
除了8件彩色銅雕,我也很喜歡Kiss And Goodbye動畫短片。
更難得的是遇上幾米在這里辦驚喜快閃簽書書,
於是我就臨時買了書排隊,再跟他說我是馬來西亞的朋友。呵呵。
謝謝Janice來這里帶我去誠品電影院,不用我冤枉的找路。
看丁寧為什麼以《幸福城市》封最佳女配角。
(以倒述的方式說故事,3個人演了同一個男主角。)
而袁富華以《翠絲》拿最佳男配角我真的很服啊。
(小馬來join我們看《翠絲》,而我在電影空檔吃了關東煮。)
今天過得有點瘋狂。或者那是我在金馬結束後。回大馬前一天對自己的寵愛。
第9天 19/11/2018 Guru House,海邊走走
轉眼9天,今天就飛回大馬啦真是光陰似箭。
為了吃蛋餅誤闖一家店吃了不太傳統的蛋餅。
也買了盒子小清新的伴手禮:海邊走走。

這次赴台,3天2夜的花東之旅(富裡,關山,池上)吃和玩都精彩,還認識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新朋友。
反倒是回到台北,感覺都在趕路,好像也沒吃到甚麼。
或者在這裡,吃的是友情和匆匆,即使有遺憾也是美麗的。
是的,我終於圓了在金馬期間到台北參與及見識的小心願。
Who Knows,這是最好的金馬,也是最多不可知因素的金馬。
不過,這倒是我送給自己最美的電影旅程之一,然後,我想念釜山了。
(秋意不濃,我的大衣都白帶了。哼)